移动情侣卡套餐介绍(中国移动情侣卡)

xiaowei 2023-12-18 10:01 星期一 162 12/18

邵青的女同事把我和他的求婚戒指挂在二手网上。

快递费只要10元就可以拍。

拍完戒指后,我向他提出离婚。

他没有反对,默默跟着我去了民政局。

我终于愿意放过自己和他。

但经过一个月的冷静期,他后悔了。

1「你想和我离婚吗?」

邵青皱着眉头看着我。

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充满了不耐烦。

大概是觉得我又在无理取闹吧。

我拉嘴角。

从抽屉里拿出已经拟定的协议。

「我们没有孩子,财产很容易分割。」

「别的都属于你,住在这所房子里给我。」

他和我没有婚前财产。

婚后买了三套房,一辆车。

我只拿了这套最大的,没有占他便宜。

邵青眉头挤得更深,下颌线崩出一条完美的弧线。

「我说,那只是我的客户,我一路送她。」

我垂眸。「我知道。」

工作越来越忙,客户也越来越多。

今天他送客户去机场,我正好在机场接人。

我亲眼看到两个人聊得很开心,但是没有任何过错。

「那你还闹什么?」

我想说我没有制造麻烦,我真的不想。

但话到嘴边,又咽了下去。

毕竟我以前真的闹过很多次,说的话没有可信度。

我用沉默回答他。

很长一段时间,邵青灭了手中的烟,顺手拿起桌上的协议扫了一眼。

很长一段时间,我听到他啧啧。

「真要离?」

我点点头。「好吧,明天早上我有个会,下午民政局见。」

他没有签字,洗完澡就睡在第二间卧室。

这不是我第一次和邵青分房睡觉。

他社交多,经常加班。

有时候回来晚了,怕吵醒我,就会去第二间卧室。

但是我一个人睡不着,总是半夜醒来凑到他身边。

今晚终于可以睡踏实了。

以后可以脚踏实地的睡觉。

第二天醒来时,邵青已经出去了。

我在床上呆了很长时间才起床做早餐。

一碗简单的清汤挂面加煎蛋。

一口一口,我吃得很香。

最后一口吃完了,正好是八点半。

比平时早半个小时。

我看着只剩下汤底的面条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。

邵青起床前总是做一张大桌子。

他口味刁,胃病。

我总是想办法做他喜欢的事。

期待他多吃几口,胖一点。

但他经常吃几口就走。

留下我扫荡他没吃完的那些。

幸好以后不用了。

长舒一口气,我随便收拾一下出门。

离家三站远的中央医院。

在这段时间里,我每天都在这两个地方来回。

习惯了医院的消毒水味,也习惯了我爸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的样子。

「你必须早点醒来,否则你姐姐的孩子会打酱油。」

「假如你不想醒来,早点走吧,妈妈被你气走了这么多年,一定要等着骂你。」

……我无休止地唠叨着。

我知道不会有回应,但我只是想告诉他。

「那一年你觉得邵青穷,觉得他没出息,看走眼吧?」

「但是你有点没说错,我和他早晚得黄,真的是你说的。」

高考前,我爸知道我早恋的事,第一时间就是问男方的家庭情况。

知道邵青家和我家一样穷,直接闹到学校去,威胁要打断邵青的腿。

邵青当时是怎么说的?

他牵着我的手,站在我面前。

明明怕得发抖,还不忘捏捏我的手掌安慰我。

十七岁的少年如此坚定和勇敢。

「叔叔,你放心,不给你50万彩礼,我绝对不会娶薇薇。」

看着他略显瘦弱的背影,我的目光在他头上的发旋那里停留了很长时间。

不知怎么的,我在想他以后会不会秃顶。

后来啊。我爸还是见过他骂他一次。

我们就像看不见光的地下情侣,很难看到一次。

也许是来之不易,所以当时我们见过一次爱。

后来,正如他所说,他真的把50万现金放在了我父亲面前。

然后我们结婚了。

一开始,很开心。

我尽力做一个世人能想象的完美妻子。

因为他太忙了,不能好好照顾自己。

但渐渐地,他变得越来越忙了。

忙到一天不能清醒地见面,忙到我生病住院直到出院。

我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。

邵青只是为了我们更好的生活而奋斗。

他太努力了,只是想让我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直到我看到他的女同事在停车场拥抱他。

那天下雨了。

停车场离家很远,我想接他。

我躲在角落里,看着那个女人紧紧地搂着他的腰,嘴里嘀咕着什么。

有那么一瞬间,我真的很想冲出去。

但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,‘邵青会推开她’。

邵青没有推开她,他只犹豫了几秒钟,那双该推开的手落在女人的肩膀上,轻轻地拍了拍。

似乎是安慰,也像是回应。

他脸上挂着微笑,仿佛十年前的少年。

那一刻,我就像从冰窟里掉下来,仿佛外面的大雨透过钢筋混凝土落在身上。

但是我没有勇气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就像一只看不见光的老鼠,只敢躲在黑暗中偷窥。

我怕我站出来,他会像以前无数次我怀疑他一样皱着眉头,默默地责怪我。

我怕不管我怎么闹,最后只换一句话。

「我没有为你难过,也没有背叛你。这些都是工作需要。」

然后是漫无止境的冷战,直到我受不了他的冷待,主动求和。

十三年的感情怎么会这样?

切掉最后一块苹果皮,我把果肉塞进嘴里。

「今天下午我要离婚了。」

「如果你醒着,你必须跳起来骂我。」

想象一下那张照片,我觉得很好。

中午前,邵青的电话来了。

「会议结束了,你想去吗?」

2去,当然要去。

我爬出医院,打车去了民政局。

我到的时候,邵青站在民政局门口打电话。

他今天穿了一套海军蓝西装。

站在阳光下,看上去很绅士,很符合我的审美。

我精心搭配了他的每一套西装和鞋子。

每次干洗后,我都会按照风格整理。

我从未见过这一套。

风吹过,我不自觉地眯着眼睛。

我忍不住嘲笑自己。我要离婚了。我在乎他穿什么?

我走上前去,他刚挂断电话。

「走吧,他们还有半个小时的午休时间。」

我顺顺地跟着他。

他不时回头看我。

敲门前一刻,邵青开口了。

「真想好了?」

我忙着点点头。

「想好了。」

想了很久,想了很多日日夜夜。

也许我回答得太快了,这让他有点生气。

邵青冷哼了一声,推开了门。

第一次离婚,我好奇宝宝在看离婚室。

其实和结婚的时候没什么区别,只是办的证不一样。

工作人员请我们坐下。

邵青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纸。

「除了你昨晚要的房子,你还可以分200万存款。」

他顿了顿。「如果你平时不上车,就把车留给我。」

他是勇敢的,我们的存款总共260万。

我收到了离婚协议,看都没看,爽快地在上面签字。

见此,邵青用笔握紧了一些手,也签了很久的名字。

成功登记,只要离婚冷静期30天,就可以发放离婚证明。

我把离婚协议放进包里。

离开前抬头看了看邵青一眼。

「那…你在这里搬什么?」

闻言,他没有好气地咬牙。

「移动一会儿。」

我毫无疑问,在这方面,他不会驴我。

当我回家时,他已经把他想要的一切都搬走了。

剩下的情侣牙刷、情侣拖鞋等。,我打包扔进垃圾堆。

一个人吃晚饭,一个人睡觉。

在今天之前,我没想到一个人的生活会这么舒服。

不再需要考虑丈夫是否吃饭,什么时候回家。

我甚至放音乐自娱自乐,跳了一个单人华尔兹。

年轻时认识邵青,相爱十三年。

第一次,我为没有他的世界欢呼。

只是没想到第二天,他又打电话了。

「父母说周末回去吃饭,你…」

他的话还没说完,但我明白他的意思。

邵父邵母是一个极好的人,对我如亲女儿。

我和他结婚六年了,从来不知道婆媳矛盾是什么。

婆婆会记得我的生理期,每个月按时给我煮汤。

公公三不五的时候会把钱转给我,让我吃点好的。

像他们这样简单诚实的人,就是一只虾,会留给我回去给我吃。

我过去常常感叹。

「假如我是公公婆婆的亲女儿。」

邵青听了这话,气得脸颊都鼓了起来。

「李薇薇,你真的得了便宜还卖乖,都抢了我父母所有的爱,还想抢我自己的身份!」

说完,他又摸了摸我的头。

「算了吧,让我给你这个傻子。」

我的出身家庭真的不太好。

母亲重男轻女,偏偏一辈子都没生过儿子。

她以为是我影响了她生儿子的运气,迫不及待地把我塞回肚子里。

父亲,自私而狭隘。

幸运的是,这对夫妇锁了一辈子,没有伤害别人。

因此,在享受邵父邵母的爱情时,我常常感到受宠若惊。

在提到离婚之前,我甚至想在离婚协议上抢劫我的岳父和岳母。

我沉默了很久。

毕竟邵父邵母迟早会知道这件事的。

然后我听到电话那头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「算了吧,如果你不想去…」

「我去。」我抢了他的话。

「星期天吃晚饭吧?那我就直接去吧。」

挂断电话,我把这件事记在备忘录上。

叔叔心脏不好,受不了刺激。

暂时不要让他们知道。

3星期天快到了。

我拿了一大袋自己做的包子回去了。

邵青站在小区门口等我。

他习惯性地来提我手里的东西。

我侧身躲过,他愣了一下。

看着我的眼睛充满了困惑。

好像在说——有必要吗?

有的。我垂下头,拿着东西向前走。

这么多年来,我习惯了身边有他,所以我一直以为邵青会站在身边一辈子。

现在我必须改变。

我没有看着身后的男人,只是笑着下楼迎接我们的邵父邵母。

「爸爸!快看!我包了你最喜欢的大肉包!」

邵父笑得脸上的褶皱叠了好几层。

「好好的,我有口福!」

他们像往常一样围着我问东问西。

我很久没注意到儿子落后了。

邵青脸色发黑,愤怒地进了门。

餐桌上,除邵青外,其他人都聊得很开心。

邵父突然问我,直到我剥了一只虾。

「薇薇,你爸爸的护士勤快吗?如果不好,我会再给你找一个好的。」

邵青惊讶地抬头。

「你父亲住院了吗?」

我把虾送进嘴里。

「上个月脑出血,瘫痪了。」

咽下后,又补了一句。

「工作太忙,没告诉你。」

我不想说,但我没有找到他想听的时间。

他要么每天上班,要么在上班的路上。

我已经很久没有和我正儿八经聊天了。

邵青定看着我,眼里闪过我不懂的情绪,欲言又止。

我埋下头,大口大口吃饭。

许是感受到了我和邵青之间不尴尬的气氛。

这顿饭终于吃到了一些梗喉。

邵母临走时还在告诉他。

「虽然工作很重要,但不能忽视薇薇,钱是赚不完的。」

邵青一一回应,看着我的时候眼里闪着莫名的情绪。

在回来的路上,我们俩都没说话。

最后一盏红绿灯,他问我。

「为什么要离婚?」

我沉默了很久。

反问他。「你把我们的素戒放在哪里?」

邵青求婚时亲手制作了戒指。

那时他说。「即使你以后买了一百倍昂贵的戒指,你也不能扔掉它。」

那一年,我觉得自己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幸福。

我一直珍惜那枚戒指。

即使邵青后来给我买了几百倍昂贵的钻戒,他也不愿意换。

但他的那个,被他落在女同事的车上,然后出现在二手网站上。

既然女同事有心,邵青自然不知道戒指在哪里。

在她的卖家介绍中,这枚戒指的快递费只有10元。

我爱护了2000多个日夜的东西。

只要十块钱。

我拍了下来,把邵青搬家那天剩下的情侣套餐扔进了垃圾堆。

「我只是不小心弄丢了。」

邵青无奈地抓了抓头发。

「就因为这?」

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。

也许是因为我们298天没有亲吻和拥抱。

或者因为你和你的同事,客户,甚至任何人都可以微笑,但他们只是对我不耐烦。

或者你知道女同事是故意的,但没有拒绝犹豫。

当你爱我的时候,我见过你。

所以当你不爱我的时候,我一眼就能发现。

我心里是这么想的,但最后说出来的话变成了。

「是的,就因为这个。」

两个不相爱的人,真的没必要在一起。

不要让我每天都活在过去,以免我整天惊慌失措。

4邵青气笑了。

按喇叭的手像拍砖头一样,对着前车猛拍。

「哦!买车不送转向灯吗?」

我没说话,让他发泄情绪。

下车前只要提醒他。

「你的车险应该快到期了,记得交。」

邵青和我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。

他负责赚钱,我负责照顾这个家。

我们没有孩子,但邵青并不比孩子少担心。

就像他今天穿错袜子一样,一只又深又浅。

但我保证他一整天都没找到。

但以前不是这样。

以前,我是那个会穿错袜子的人。

莽撞,糊涂。

经常一天问800遍——‘我的手机在哪里?’

现在是怎么变成这样的?

回忆可以追溯到七年前。

xiaowei

12月18日10:01

最后修改:2023年12月18日
0

©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删除,联系邮箱1856753@qq.com。

相关推荐